甫林央

明眸在心,青山难掩

【叶修×你】let go


感觉写完这个没梗了……叶修真男神我该怎么办




高三那会学校组织傍晚集体跑步,跑三圈,你总是跑了一圈就开溜。溜回教室时总会看见叶修坦然地在座位上写作业或者玩手机。你很少去打扰他,除非他看见了你。

叶修这个老心脏,哪一点像你的男神们。

Professor King 彬彬有礼又用情至深,Sherlock 又smart 又sexy,Raul Gonzalez Blanco球技超型,每回亲吻结婚戒指别提多伤你心了。

叶修作为一个除了打电竞一无所长的宅男,还指望他有什么足够激动人心的心动point呢。话虽如此,你记得你自己是最先被他的声音打动的。声音自然没什么特色的,偏沙哑的嗓音,没有什么情绪的起伏。可是他用这样的声音在你耳边放轻了放柔了说话就不同了,你简直被他吃得死死的。

啊,说到底还是被他所谓的温柔打动啊。他这种温柔不是韩剧男二号那种无微不至的暖男式温柔,是冰面微微破开让你瞥见一抹湛蓝色的一种温柔,所以也就,特别可贵。

再想一想呢,叶修的心动point还是有的。他不爱出风头啊,不是话唠啊(并非攻击烦烦(ಥ_ಥ)),还有他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表面下被抑制的傲气,或者说他当真那样聪明,懂得人情世故又不为之屈服。

有一个问题困扰你很久了。你喜欢的这个叶修,到底真的是你观察到相处过的叶修,还是你在此基础上想象出来的一个更为符合你的理想的叶修?要知道你们最亲密不过几次两人独处的几个钟头,虽然天天见面,可是你不知道他生活中的每个样子。

你了解你前面的死胖子上课时多么无聊在画鬼脸,了解他咬着笔在愁眉苦脸肯定在想英语题,了解他撩妹无数其实挺爱他女朋友的。这些都是因为你坐在他后面,加之他老是转身过来和你扯淡所以你可以全方位无死角了解这个死胖子。可是叶修呢?

叶修后面坐着的可不是你。他前面坐着的妹子和他日常谈话也比你俩见面说得多。

你们见面不怎么说话,通常是一个擦肩而过的瞬间,他稍停一下,做出美剧里面男女主角情到浓时男主角的招牌动作:缓慢地、温柔地轻抚女主角的脸,还有暗波涌动的眼神。但是你没注意过他的眼神,一是因为没反应过来,二是因为……你害羞(好嘛你赢了)。

所以有一段时间你都在鄙夷同班的情侣,两人老腻在一起说日常小事,像经年的老夫妻一样,有什么自由空间,有什么激情留下?

现在想来,果然是你幼稚了,你太年轻了,不知道如何去爱,你甚至不能分别那是不是爱。

那么,那是不是爱呢?

你得承认,你对叶修动心的瞬间是没有心跳加速的,你也许会浑身发烫会脸红,但你笃定,没有心跳加速。

你能想起来你过往经历中心跳加速的时刻就是当众演讲。

苯胺基苯酸的作用让男女感觉热恋,你只觉得你的苯胺基苯酸又淡又持久,像源头的水,一直平静地流,等着遇到一个悬崖汇成瀑布。你真的觉得你体内的激素是有预谋的。

你依赖叶修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根本不需要理由。那会儿你缠着叶修给你买豆浆,他站在地面你站在几级台阶上面,你就像Gossip Girl 里面的S 最初面对Dan 一样,咬着嘴唇微微笑着,却不晓得像S 一样把手臂绕在叶修颈后,你没有那么勇敢,你没有那么放松。

所以你被叶修主导着懵懵懂懂真的爱上他了嘛。是啊,你真的是爱过他的。

就像叶修猝不及防地说出我爱你的那个时刻,你相信他也是真心爱过你的。

真心啊,很真心的。

你又想起那个关于跳舞交换舞伴的比喻,还真的是,A 换了B ,B 又换成C ,兜兜转转换到最初那个人,乐曲就停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如果只是个舞会你也可以示意、讨好乐师继续演奏下去,可是情场不是一个梦幻的舞会。

你跳了一晚上舞,出尽了风头,可是舞伴换来换去又有什么意思呢?你一个都挽留不了。

不如跳舞,谈恋爱不如跳舞。你不是不能let go,你只是不想这么快翻篇,太快了,简直像不存在一样,像一场梦,幸好啊,再快它也是存在过的。你也不想把这把回忆抓在手心要反复咀嚼,所以你要move on 了。

你希望叶修好。你希望自己好。

如果两个人能够很快乐在不同地方和不同的人一起逛游乐场,那又有什么不能let go。

“彼此紧握的手松开去拥抱更多未来”,是这个意思吧?














【叶修×你】你喜欢我的瞬间

最近太苦逼,来发小甜文(๑• . •๑)

不要说我乐观!

老子在治愈自己!










1.

叶修老迟到。

你有一天心血来潮,吵着要叶修给你买早餐:“豆浆就好了!”叶修挠挠头说:“到时再说吧。”

第二天,你坐在教室里面,看着时钟,马上要到点了叶修还没来。

最后一刻,他从后门进教室,你扭头看他,他意会打开书包,拿出豆浆,发现豆浆洒了一半,一脸懵逼。

你忍不住大笑起来。



2.

上晚修时突然下雨了,放学时依然没停,不大不小的雨,你一手撑伞一手用纸巾擦着单车后座,却听到对面台阶上有个人喊了一声你。

……叶修。

他小步跑下来,把书包塞进你怀里,说:“哥没带伞,带我回家。”

What?你懵逼看着他,他抬手摸摸你鼻尖,笑着说:“我搭你,用你的单车。”

结果你们在雨水绵绵茫茫夜色中像私奔一样回家。


3.

夏天,特别热,班宠阿强即兴表演仓鼠摊,你捧了阿强,躲在通风道里乘凉。

一只手伸到你面前,捏着一朵野花。

……撒?

“送你,花痴。”叶修蜜汁微笑。

你:努力微笑。什么鬼花居然不是玫瑰……

4.

早上做早操天气还是有点凉,但你想着做操会热的所以只穿短袖打算出去。

叶修拉住你:“你这么强?穿这么少?”

你眼神:你管我?

他眼神:……好吧他没什么眼神也没什么表情。

但你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好吧还是穿上外套。

……你就是怂→_→

5.

二狗子生日(不要问我二狗子是谁……),你准备了他喜欢的薯片,原味没错,搬了小板凳端坐教室后门等他回来。

你这个决定傻逼透了。

叶修远远看到你,走过来,走得很正常的样子。你一脸正常(一脸纯良)看着他。

下一秒他就过来抢走了你薯片!

“喂那是二狗子的生日礼物!喂!”

他把手里的薯片抛来抛去,像小丑那样,最后扔来,你接住,抬头时被他捏了一把脸。

……干嘛摸脸杀。













被自己派了狗粮?

我就是这么喜欢抠细节→_→






【叶修×你】苦中作乐

……最烦话废,面瘫
(๑• . •๑)
然而……最love这调调……
心中滚过一万句mdzz,mdzz……







你叫道:“好烦啊叶修!”

当然叶修一点也不烦,你比较烦。

……

事情是这样的,你楼下黄少天办个生日Party,邀请你去,叶修……当然也去,烦烦生日前夕你才想起,woc把生日礼物给忘了!!!

赶紧去问叶修,叶修你送啥?

叶修淡淡道:“下次不追杀他。”

……敢情烦烦就值得你这么对他?!

叶修却没有了回音。

你等了五分钟。

再五分钟。

真是烦啊叶修,你打出这句话,他这次倒是秒回,“哦”。

哦……

exo?

你真是拿叶修一点办法都没有。

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烦,宁泽涛和孙杨也不能拯救我……尼玛男神没实感,不想瞻仰膜拜……拜个鬼啊,要是能让我摸摸腹肌就拜……拜了也没用,我还是颓,颓得没欲望了……

你关了电视,放下手机,周遭顿时静下来。

你觉得你已经不喜欢叶修了,起码没有以前那样喜欢,你让叶修选你做女朋友还是搞基时,叶修想了想诚恳地说,还是搞基吧……既然都这样了你还死磕什么,死磕什么呢?

大概……常常见他所以不能忘怀?

忘什么怀!

那时候叶修见到你老是摸摸你的脸,没什么表情,掌心却很干燥温暖,你往往呆住没什么反应,他就一声轻笑,玩世不恭的样子走开了。只有一次,他洗了手回来遇到你,一个冰凉手掌覆盖在你脸上,那时你拿了文件匆匆往外走,被他那么一吓,即时发作,抓住他的手,作势要咬上去,一边看着他,他却十分有意味的看着你,眼里零星笑意,嘴角也勾了起来,你倒一时间没了气势,抓着他的手,惶惶起来。

再后来……两人感情淡了,说不好是为了什么,你似乎也不怎么在意过。是真的。

只在看老师们踢球赛时,你拉了闺蜜恰好站在他背后看比赛,谁叫那里少人呢……中场休息时,你凑闺蜜耳边说:“看那边,那两个小朋友,啧啧啧真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闺蜜顺着你视线看过去,确实一个小女孩追着一个小男孩,两人你追我赶的样子,又笑着,无视看台上沸腾的人群。大概是学校老师的孩子吧。

这时叶修也扭头和他旁边的烦烦说,哟,那还玩起青梅竹马?一代更比一代强?

烦烦就借此说开想当年本剑圣还没成名时不对还没情窦时就有老多妹子追着我跑了我当时还觉得特别烦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情圣都是少年显露端倪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过好汉不提当年勇但是现在吧……

你听的一清二楚,看台上仿佛只有你们四个分了心,关注场边那对小小的青梅竹马。

叶修就是那时,回过头来,好像不经意一样,看了你一眼。

也没什么意思,你就是想起来。












标题并没什么关联……烦烦的生日也是瞎作……好烦好烦!(ಥ_ಥ)
追加……居然真是烦烦生日!?

……好吧烦烦快生(๑• . •๑)






这是绿光
I miss you so

【叶修×你】深山他年绿

#借用Taylor的歌




门外一场豪雨。

你本来窝在电脑前,脑子混沌地看这看那,一时间站起来,看到阳台外那几排三层楼高的树被刮得东倒西歪。

可真厉害。

叶修说要去学车来着,不知道现在在哪。

他那样的人,报了名去学车还是凌晨一两点才睡,才睡五个钟头,你听到他这么说气的真想朝他脑门来一下。于是你说,你这样子能活多久。他回复说,活不久的。你甚至能想象他在屏幕那头,挠了挠头,满脸的不以为意。

而你在这头,烦躁得要抿口茶,两三口茶。

于是又想起那日大家一起坐车去一个朋友家,你坐在他旁边,隔了过道,想和他说话又无从谈起,有些别扭地攀过头去和他旁边坐着发呆的杜明说话,说了什么你也不记得,只是说的时候光明正大地望着他的侧脸,看他一脸懵逼地观望前方,或者低头看看手机,最后趴在前面座椅上闭眼小憩。

就是不扭过头来和你说话。

你笑的有些过分和杜明结束对话。拿出百事薯片分享包开了,故意捅醒他,有些好笑的表情看着他,结果他呆了一两秒说,不吃。

你当时就想把那包薯片摔地上。

雨下得小了,你盘腿坐在沙发上,好死不死的,又想起他那次来你家,进门就寻了这张沙发躺下,你不明所以,撒娇问他怎么睡了不是说好要教你做题,结果他一脸困得不行,说什么昨晚通宵,要打Boss。你立在沙发前又是火起,转身就走,他却精准地拉住你的手,带到他胸前,又继续睡去。你那时好像吃了冰激凌,心凉的,又软的,你跪在地板上好适应沙发的高度,他握着你的手又紧了紧,你想把他抱在怀里,看他那张容易疲惫的脸,摸摸他的头发。

可是你不敢。

后来缓了缓,他睁开眼,讨好般的笑笑,松开你的手,你这时才想起没做的物理题,心虚地说句都怪你,赶紧跑到书桌前坐下来,然而隔了一个钟头你还是不会做,叶修在客厅那头看这你咬牙切齿的样子,你猜他是一副好笑的样子走过来。

他跨开腿坐在你身后,你着实感受到他的气味温度,惊了一下,一时间手软脚软,由着他趴在你肩上,气息吹着你耳垂,问你哪里不会做。你胡乱指了一道实验题,他一手抓住你没握笔的那只手,慢条斯理地给你讲,实际上他说了什么你都不太清楚,你脑子那根弦已经断掉了,意识里根本一片空白。他另一只手臂环过你的腰,你还十分稀奇地想,他怎么没有碰到我的痒痒肉,啊?

叶修。

你自此知道了什么叫依恋。

现在想来,你忍不住想,你这么在意他,他都不在意自己,你算什么呢。你不算什么。你一时耍性子把他同好朋友的暖男男票比较,问他算哪门子暖男,他答道,他不算什么。

反正以后都是会忘掉的,没忘掉也会变得不值一提,你心里清楚,眼下却无法抑制眼里的酸楚,想要他在你身边,再抱抱你,不说话也好,不要求他说好话了,你只要他抱抱你。

最后一次吵架,你堆了笑意问他有没有听过I knew you were trouble,他说,没有,你说,是首好歌,他说等等听听,你说等什么就现在听吧,于是放了给他听。他听着,脸上没什么表情,你笑道,棒不棒?语调上扬,他没说话,抬手摸摸你的脸,你抬手摸摸自己的另一边脸,自己都觉得瘦。

什么是好的?傍晚的火烧云,猫咪雪白的爪子,冰镇的樱桃酒,坐在教室里广播突然响起喜欢的歌。这世界多好,多疯狂,小人物计较不得什么。

没有叶修,好的还是好的,该欢聚的party还是热闹,喜欢你的人依然黏你,讨厌你的依然不给你点赞。有一晚你走在回家的夜路上,叶修来了一条短信,说晚上不要外出不要走在没人的小路上,你环顾四周以为他在哪里躲着,欣喜得要狂奔起来,冷静下来觉得他不过一时兴起,便客套回复他谢谢,他便再没有回音。

不免俗套。

不是没有后悔,给他听了I knew you were trouble,讨厌那个绵里藏针的自己。你现在想告诉他,最想给他听的是Enchanted,想给他唱Haunted,想在他面前做回那个威风凛凛的模范生,尽管撒娇,尽管娇蛮。

叶修。

你喃喃叫着他的名字,却再没有了什么话要同他说。

你惯会胡来,晚上十二点准时开电脑,登录扣扣,打开浏览器看剧,一边看叶修的头像怎么还不跳动,或者还不暗,你不知道如果他看到你电脑登录却不来找你催你睡觉而是直接下线你会怎样,但你们两个头像都亮着,像在对峙。

看到最后,什么剧也没了意思,你揉揉眼睛,恼他不心疼你,也不心疼他自己,咬咬牙下了线关了电脑。洗漱完了还是不甘心,手机登录看看他,状态已经转为手机在线4G。

去你大爷的叶修。

你流着憋了一晚的眼泪,做了个梦。梦里你和叶修还是隔壁班,你走过他窗前,他还是那样低着头一脸漠然,你心里叫着气死我了,却像灵魂出窍一样,看到你走过以后,他抬起头来,视线追着你。

依旧一脸漠然,你知道这是你的梦。








深山他年绿,出自幻城,上句为,茫茫人间云归去。

“那时他伤痕累累,爱人的双手比极冠还要遥远。”